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老年风采 > 文艺走廊
2、获奖作品——从烧饼谈起
发布日期:2019-10-08

从“烧饼”谈起

杨礼进

曾经有人说:当今的物价比四十年前涨了100倍!并振振有词地举例说明:现今烧饼2元一只,四十年前烧饼2分一只。意思不外是证明:物价飞涨,今不如昔。

真的是这样吗?

此言一出,意味着我现有的月养老金3000多元,只抵1979年的30多元!改革开放四十年,我的收入大倒退了?

四十年前,1979年,30多元能办什么事?

当年,我月收入52.5元,这是大学毕业转正后的工资,先前见习工资43.5元。30元一个月?不会比我当时过得好吧?然而,我这工资,在工厂相当于四级工,着实令人羡慕,要知道,当时刚进厂的学徒工月收入只有18元!就我这工资,管吃管喝绝对没问题,但想奢侈一步,办个三转一响就捉襟见肘啦!一枚上海牌手表120元,一辆永久牌自行车100多元,一台缝纫机几百元……。办其中一件也得运筹一年半载。除了省吃俭用、东挪西借、逐步推进而外,还得攒够工业券,更不要说什么置办家用电器洗衣机、电视机、冰箱、空调了!

当时就根本没有家用电器的概念,了不起就只知道个电风扇,因为工厂车间里有、火车车厢里有。没有冰箱,剩菜剩饭怎么保鲜?答案是用井水。现在家家都用自来水,可那个年头吃喝洗涮用的都是井水!夏天井水凉,可降温。

夏天纳凉怎么办?那时的住宅都是平房,多数人家都依靠自然风。到了晚间,齐刷刷睡大街,有的用躺椅,有的搁一张竹制凉床,还有的就是几张凳子拼接,一面说说笑笑,一面撵着蚊子,年复一年,就这样对付着。

1988年,改革开放初见成效,我月工资翻了一番,达到111元,对生活的追求已不再是温饱问题了。然而,买了一台冰箱,单门的,因为有个洋名字丹尼福根唬人,最终价格3000多元。后来,进了一台20彩电,前苏联产,2000多元。冰箱也好,彩电也罢,价格都是月工资的二、三十倍。

1994年,月工资翻了两番,达400多元,可家里安装固定电话,仅仅一个话机就是300多元,什么勘察费初装费各种费用累计达3000多元。

2001年,月工资涨到了1000元。元旦刚过,我狠狠心,花了1800元买下第一部手机,还是个半翻盖、外接天线的,当然买手机的钱是外快,是靠星期天工程师赚来的,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实惠。

同年,家中添置了第一部三菱电机空调,3000多元。

2004年月收入1600元。家中添置了第二部同品牌同规格空调,2000多元。

可以看见, 1979年月工资52.5元,改革开放二十多年,到了2006年,月工已达资1700元,收入是原先的30多倍,已接近购买一台家用电器。

同年8月,我正式退休了,月养老金933.8元,尽管降了不少,但月养老金是逐年增长的,2013年,超过了2000元,去年超过了3000元。现在,一个月的养老金就足以购买一台家用电器。

很显然,用烧饼的价格变化来抹煞今日生活的巨变,是极不恰当的,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

七十年代以前,粮食定量供应,居民每月24斤,学生的定量虽然高达32斤,也不能管饱。我记得,三年困难时期,一次在学校食堂,可用饭票兑换山芋票,我用一天的饭菜票兑换了8斤山芋票,肚子撑饱了,可老是吐酸水。肚子饿时,每提及烧饼二字,就觉得香气扑鼻,直流口水。现在呢,烧饼、山芋都成了点缀。

当年,为了追求现今不值一提的三转一响,我们不惜节衣缩食,经常不买菜、不进荤腥,用烧饼充饥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。

看一看我们今天的生活需求,就更明白了。

现在,好多人没有饥饿感,街评巷议的不再是烧饼。是谈养生、谈唱歌、谈跳舞、谈旅游,为家人、为同学、为同事、为战友聚会选日子。

以前,大腹便便是用来形容地主老财的,现在满大街都是……

求温饱对于极大多数人们来说,已成为历史。但是,别忘了到2020年,只有半年多的时间,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节点,几千万人的脱贫迫在眉睫……

幸福是靠奋斗得来的。忘记过去就是背叛!

我们不能忘了艰苦奋斗的过去,七十年前,我们的共和国千疮百孔、一穷二白,新生政权四周虎视眈眈……

我们不能忘记:改革开放前三十年,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,因陋就简;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战天斗地。在零下几十度的朝鲜,我们的战士身着单衣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大兵肉搏;在马兰,我们的科学家和军人顶着沙尘暴、饿着肚皮造原子弹;在大庆,我们的石油工人手提肩扛,硬是在冰天雪地里造出了自己的石油基地……

七十年风雨如磐、七十年砥砺前行。我们的共和国、我们的党、我们的人民,永远探索不止、永远战斗不息,永远奋斗在追寻美好生活的路上。

(此作品获壮丽70年,共筑中国梦江苏省企业退休人员庆祝建国70周年征文活动二等奖)